• 火影忍者作者资料
    发布日期:2019-10-03 10:54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岸本齐史,1974年11月8日出生在冈山县胜田郡奈义町,日本著名漫画家,岸本圣史的双胞胎哥哥。《火影忍者》之父,[1] 其漫画《火影忍者》拥有世界级的人气,已被腾讯动漫收购了在中国大陆的漫画网络版权,[2] 日本集英社《周刊少年JUMP》强力台柱之一。

  1995年(大学二年级)以《机器人(KARAKURI)》在《周刊少年JUMP》

  露脸,获得JUMP的“HOP STEP”奖。目前于集英社《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超人气漫画《火影忍者》的岸本齐史出生于日本冈山[1] 县,和孪生弟弟岸本圣史相同,岸本齐史自小便对绘画拥有浓厚的兴趣。

  照岸本老师本人的说法,已达到了执着的地步。升入高中后,岸本齐史开始收集集英社出版的《周刊少年JUMP》漫画,并由此萌生了做漫画家的想法。早年深受《龙珠》、《阿基拉》《北斗神拳》、《哆啦A梦》《幽游白书》等作品影响,崇拜鸟山明、大友克洋、原哲夫、富坚义博、西尾铁也等动漫行业的前辈。(岸本崇拜动画师西尾铁也,并强烈垦求他能为火影忍者动画做原画工作,现在火影动画中的工作人员名单就有西尾铁也的名字)。

  毕业于九州产业大学。曾经立志创作武侠漫画,但因《浪客剑心》和《无限之住人》的推出而放弃转向忍者漫画。他所绘制的第一部漫画便是以少年忍者为主角的短篇故事。在《火影

  高中3年内,受到弟弟和周围环境的影响,岸本几乎未曾绘制完一部完整的漫画故事。之后,他凭一部短篇《机器人》获得集英社HOP STEP大奖,并从此踏上了漫画家的道路。就画风而言,岸本齐史的画风比弟弟岸本圣史的画风更为洒脱,对激斗场面的把握也非常到位。岸本老师经历了很多次的失败和磨砺以后,终于以一部《火影忍者》获得成功。

  岸本齐史的背景与大多漫画家一样,其本人就是主角鸣人的翻版。上学时成绩极不理想,经常排在班里面倒数前几,[3] 随后考了美术大学。这并不是唐突的决定,早在岸本小学时,就受到鸟山明《龙珠》的极大影响,对漫画情有独钟,并偷偷在教科书的空白处涂鸦。高中画了自己编的短篇,只敢拿给家人和同学征求意见,结果因为反响不好,最终也没拿去投稿。[1]

  在人们看来,岸本属于突然成名的典型,一部《火影忍者》使他从日本红到了全世界,人气榜上居高不下,游戏动画一代代出,版税稿费拿得轰轰烈烈,然而这套《火影忍者》的诞生,却不是个顺风顺水的过程。与“JUMP”多漫画家的一帆风顺相比,岸本经历了一个“难产”的过程。[1]

  多数人都绝不陌生,即使是最坚定于“吃鸡蛋不看鸡脸”,翻到杂志上出现漫画家资料时一律选择“跳过”的读者,也必定对这个拗口的名字眼熟已久。至于每星期固定追看连载,已经让周边店的老板哭着供奉长生牌位的《火影忍者》爱好者,对这个人的熟悉程度大慨只差没有“实在不知道他有几根头发”--无他,《火影忍者》最近两年以势如破竹的霸气全线飙红,即使尾田荣一郎的《One Piece》王座难撼,但在海外火影却是走在了最前面。

  何况漫画方面虽然仍未登顶,TV版的傲迹却足够让岸本笑到下颔脱臼——在一家向来重视漫画胜过动画的公司里,在动画改编经常只能“不功不过”的惯例下,《火影忍者》TV动画的收视率,以爬悬崖的韧劲一路攀升,目前已是JUMP旗下最受欢迎的动画之一。[4]

  这人的画风也早已不必絮叨,叫“帅得死”和骂“丑到爆”的人都不少,有趣且需要提出来一点只是:他的其它作品居然让早已接受其风格的人也看不爽,看来他目前最适合且只适合的题材,确实是只有忍者。

  出生地是冈山县,典型的日式风景秀丽之处,江户时代以富庶闻称的地方,至今也保留了大量的当时建筑。那冈山城怎么看起来颇像中忍考试的那栋建筑呢,紧临的是有名的濑户内海。估计岸本颇爱吃虾的习惯是从小就养成的,濑户内海的爬虾那是数得上号的名产。跟多数半路出家或者像北条司那样误打误撞的作者不同,这人是从小就立志要当漫画家。[4]

  在孩童时代,他对一件事情无法确定时老喜欢拉人来垫背。他的双胞胎弟弟岸本圣史虽然也是《龙珠》等漫画的拥护,但并没有立下这种志愿,可以说是半强迫式的被哥哥拉上贼船,虽然后来就是他自愿的了。像岸本参加漫画展,排队购买周边,涂鸦练习时一定要拉着弟弟一起。并且岸本初高中的其它科目分数一向都不是太好,惟独美术成绩从来遥遥领先,圣史的成绩要好些,免不了要替沉迷于涂草稿练习的哥哥写作业,替他画背景涂黑这种事情也没少做。[4]

  之所以不说初中时的“圣史漫画血泪史”,这是因为岸本齐史初中的时候几乎完全忘记了小时候的远大计划。

  当时安达充的代表作《TOUCH》(即《棒球英豪》)正值峰顶,动画TV版的收视率曾高达32.9%,每天守在电视机前等着看动画的自然也有岸本两兄弟,所以说小孩子的志向总是改变得很随意:《TOUCH》连载结束的第二年,岸本升到国中,毫不犹豫的参加棒球队去了,岸本齐史自然没有上杉达也棒球天份,何况他也没有青梅竹马的女神浅仓南,虽然抱有对棒球的一腔(冲动的)热爱,还是没能坚持到高中。 在我们而言应该庆幸这一点,否则就会多一个对孩子回忆往事“爸爸当年是棒球社社员”的普通中年男子,世上就没有《火影忍者》这部漫画。[4]

  当然,他重新走回漫画之路代表岸本圣史重新难逃打杂的恶运……这种情况直到读大学分开住才稍有所改善,本来岸本齐史考大学的第一志向目标是国立的九州艺术工科大学,但没考上,当然没考上,国立大学很难考的,要是让成绩一直濒死徘徊在及格边缘的岸本考上,其它每天只睡四小时的考生都不用活了。《火影忍者》中鸣人万年吊车尾的设定,多少掺了作者本人的怨念。 于是他退而求其次的去读了自己从小喜欢的作者——北条司曾经读过的九州产业大学,只是北条读的是艺术设计科,岸本理所当然的只能进美术系。私立大学课程并不紧,有很多空闲时间自己安排,做为一个交际并不圆滑且比较懒惰的人,埋头画漫画自然是最好的选择。这段时间岸本的画技进步不少同时占着专业课程的便宜,他的画技比同期的新人作者成熟得多。这点从他笔下打斗戏流畅动作上就能看得出来,人物角度和出招过程都相当漂亮,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基础功不够的作者可不敢这么做,通常会尽量避免打戏,像他这样自连载一开始就敢大篇大篇的放手打的作者确实是不多,没有点底子可是做不到的。

  本大二的时候尝试性的画了一篇《KARAKURI》投给JUMP,出他意外的获得了HOPSTEP奖。拿到奖金后兴奋的马上打电话给圣史,拉他去大吃大喝了一番(这个对弟弟有点霸道的兄长多少还是有些兄弟情的)。岸本后来曾经称这个奖让他坚定了绝对要做漫画家的意愿。虽然听起来很励志,但从他之后的花销来看(当年正在放映他崇拜的大友克洋的《MEMORIES》),除了和弟弟吃过一次饭外这人剩下的钱都拿来买了这部作品的周边。不如说是奖金让他下定了决心吧…… 之后四年就是他的沉寂期了,那个“想画什么不准画什么”的笑话大概大家也都知道了。魔法漫画有《暗黑破坏神》、《剑风传奇》珠玉在前,剑客漫画有《浪客剑心》、《无限之住人》显赫在先。编辑以往死里硬的坚决阻止岸本再以这两个题材出道的判断现在看来是明智之举,否则我们今天看到的可能只是一个因题材老旧而不受欢迎天天食杯面饿得面黄肌瘦的九流漫画家,而未必能有《火影忍者》的感动。最后他终于决定以“忍者”为主题突破,当时确实没什么非常优秀的忍者漫画挡道,所以这个切入点算得上是正确选择。当然一开始编辑也不敢让他直接就上周刊,所以先在增刊上搞了个短篇投石问路,刊出来之后读者反馈颇不错。之后又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剧情准备,与编辑的沟通讨论,于是1999年《少年JUMP》43号,长篇连载《火影忍者》正式推出。[4]

  回过来看岸本齐史。只有在这个人身上,才能非常清楚的明白有些漫画里面兄弟阋墙的起因是怎么来的,虽然理由不外乎“长期活在哥哥的阴影下”之类,但只有放到真人版,才能鲜明感受到那怨气完全不是没来由的……岸本圣史从小就被哥哥抓来当助手不说,直到现在

  也经常跑去给忙得快不行的哥哥帮忙,虽然自己也时常有工作要做,但只要岸本齐史一个电话,只要手里的进度不是太急,都会先搁下跑去给哥哥帮忙(简直想给他颁“弟弟楷模”的奖状)。 而他的“哥哥霉运”至今没有过去:周刊连载是对地位的肯定,是漫画家梦寐以求的光荣,能在《少年JUMP》上长篇连载,无论成功与否,都是一种承认作者实力的象征。问题是,当岸本齐史已经在《少年JUMP》上堂皇的盘旋了五年半时,岸本圣史的《666撒旦》仍然只能在其它杂志上连载。实力稍差只是原因的一个,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双胞胎,而且在漫画的道路上几乎一直在一起,画风与故事甚至细节的雷同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做为一本畅销周刊,不需要或者说不能同时上两个风格一样的作者。

  当岸本齐史的《火影忍者》已经推出了27卷单行本、TV版、画集、角色公式书和六款周边游戏时,与他同龄的岸本圣史尚只能以新人的姿态被人介绍(有些新闻真的就

  是这么干的,直接称“岸本圣史还是漫画界新人”),被提起来时经常前缀词为“岸本齐史的弟弟”,仿佛不知道他的名姓一样。这种郁闷大慨只有当年尚未画《棋魂》时的小畑健可以感同身受(那时大家提起他都说“是和月伸宏的老师”,宁愿念这么长的定语,是因为找不到其它可以表达他资历的词)。而且他的《666撒旦》则也经常被拿来和《火影忍者》比较,放到国内就更惨烈了,D版漫画商在他的《666撒旦》的封面上索性直接标了个《火影忍者》作者新作”摆出来卖,幸好他应该不知道这事,否则估计也要气得死过去活过来那么一回。在这种情况下估计岸本齐史也是有愧疚感的,还是坦诚过一次:“欺负弟弟很久,其实心里很过意不去的”……你竟然还知道过意不去。以上情况虽然全部属实,毕竟是双胞胎,这对从小一起到大的兄弟感情仍然是很好的,岸本在作品受欢迎的同时工作量和压力也增大了很多,圣史至今也仍然时不时跑去给哥哥减压,分担一些他的工作(果然是弟弟楷模)[4] 。

  2004年十月初,《火影忍者》连载五周年突破。 五年。不算长也不算短的时间。足够让青涩莽撞的少年目光坚强,也足够让一名新人靠近大师的殿堂。当一部漫画连载五周年仍未式微,仍未让人觉得拖曳,仍然能让人热泪盈眶时,它距离经典,就只有一步之遥。

  并不想用太多褒义的词语在这里堆砌,发行量、排行榜、销售额,都只能做为一种侧面的强调,而真正出自内心,不管怎么组合言语都觉得词穷的,只有最真实的感动

  。不能不感谢这岸本齐史,是他让人们看到了另一种闪耀的生活方式。当他们泪流满面,当他们直面向前,当他们踉跄前行,当他们跌倒重创,当他们胜利凯旋,所有的一切都是一种不可企及但可以憧憬的光芒,即使血溅五步,也是最滚烫的炙伤。那都是梦想,给予人们最璀璨的生存姿态可以仰望,足够抹杀一切无谓的感伤。每一秒钟都在最鲜明的成长,不需要故作姿态的哀怅。

  岸本齐史他的漫画单行本《火影忍者》多次提到了他最爱的少年漫画《龙珠》和青年漫画《阿基拉》等名作,可见他受名家影响之深,也学习了他们的优势,集名家之所长,成就了如今的他。

  2013年7月份,火影忍者漫画作者岸本齐史接受媒体采访时晒出一份一周工作表,岸本在采访中描述过作息状况,透露自己从2011年来一直超负荷工作,并称“岁数不小了,说不定会早点去那个世界”。此后在杂志公开了一周工作时间表.岸本在截稿前两天每天要工作19个小时,睡眠时间仅为3小时,交上当期漫画后,要马上构思下一期的漫画,周4到周6每天睡眠6小时。

  是身为漫画家的两人,尾田荣一郎与岸本齐史年龄非常相近,算是同一辈的人,且两人也是看着漫画大师鸟山明先生的作品《龙珠》长大,趣味相投的两人都是《龙珠》的忠实粉丝,在这对谈当中也不断提及关于《龙珠》的话题。对谈封面的大标题下方便写着两人的漫画流派都是“龟仙流”,他们对此引以为豪。[6]

  火影的最后一集里,鸣人他们的火影岩石上绘制了草帽一行人的标志,不过关于这个,岸本事先跟尾田取得过联系。并且问:“因为是设定为孩子的涂鸦,所以我能绘制上草帽一行人的标志吗?”对此尾田自己觉得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考虑到是最后一集,因此还曾经担心火影粉丝会不会生气。[6]

  尾田说,由于漫画家们都给人“在一个杂志上竞争”的感觉,所以很多人觉得漫画家是不能互相做朋友的,但是完全没有这种事情。他们在私生活当中也有来往。[6]

  尾田比岸本早2年开始连载,因此岸本对于尾田的印象就是“大老师”。他一开始称呼对方为“尾田老师”,但是尾田表示:“绝对不要喊我尾田老师”。因为对于他而言,岸本跟自己是一个年纪的人,所以自己绝对不能被称作“老师”。

  尾田从新人时期开始就意识到了岸本的存在。他觉得对方画功很棒,而且跟自己都属于“龟仙流”的流派,因此一开始摆出了跟对方决战的姿态。然而,真的见到岸本之后,觉得是个温柔优秀的人,于是觉得胜负啥的也无关紧要了。

  双方都能体会对方的辛苦,这一点很棒。在不开心的时候,选择跟谁倾诉非常重要。而站在同样立场的岸本一旦说“我懂的”,那么尾田觉得对方是线]

Power by DedeCms